雨汐

(;д;)嘤嘤嘤,我也想要一个小张良

呜呜呜我良世界第一可爱我要吹爆他呜呜呜我爱他一辈子

´_>`心血来潮画了个长恭,现代黑手党???

一个小段子

ooc注意
邦哥日常皮

“张良,我喜欢你。”
“嗯。”
“良良我真的喜欢你。”
“哦。”
“真的真的好喜欢你!”
张良不耐烦地转过头去看刘邦,只见刘邦一脸纯良的笑着,缓缓道:





















“的书。”

皮这一下我就很开心,对话出自我一男同学调戏我舍友:)

糖!_(•̀ω•́ 」∠)_

小白文新手向,第一次写。

感谢 @顾衍青啊. 念卿帮忙改_(•̀ω•́ 」∠)_

  “君主。”
 
“嗯? 怎么了,子房。”闻言,桌前的人抬起头微笑着打量着眼前的人儿。蔚蓝的眼瞳像海一般却没有大海那般汹涌澎湃,是淡淡的颜色,像是平静的无风刮过的湖水没有一丝波澜。薄唇微抿
着,泛出一条白线,勾着一个若有若无的弧度。衣着紧贴着肌肤,散发出禁欲的气息。
 
我的人还是这么好看。刘邦想着。

“君主,下次不要彻夜通宵,对身体不好。"张良的声音很沉稳,没有什么过多的起伏,让刘邦沉浸在其中。

我的人说话也这么好听。刘邦想着。

“好。”他继续盯着张良那好看的脸,虽然刚刚说话时所有的注意力都在张良身上而非话语,好一会儿了才摸清面前的人在说什么。

  “天气凉了要记得加衣,一国之君可别病倒了。”张良微微地叹了口气,虽然早已习惯刘邦这样的心不在焉了。

“好。”刘邦继续看着张良,他瞧见张良的眸子里倒映着他自己,就好像他的心上刻着张良一样。

“君主。“张良微皱着眉,看向刘邦。
 
“嗯?”
 
“请不要在盯着良看了。”张良缓缓开口道。
 
“这不行,子房你这么好看,真是让人欲罢不能。就是有点心疼那些心悦你的小姑娘,你的情商反着长的。”刘邦笑道,摆出副流氓的样子,看着张良极速升温的脸蛋与他那慌乱的眼神。
 
  真是诱人,不愧是我的子房。刘邦眯着眼想着

“请不要打趣良。”张良被刘邦给激得有些恼,却又因刘邦那一发直球羞红了脸,忙转过头错开刘邦的视线,看向窗外。

刘邦那个没良心的一看张良这反应一下就乐了,便大笑道:“子房你也忒可爱了点,我也不过是开个玩笑嘛。”

“刘邦你! 罢了,时间也差不多到了。那么,良先走了。”张良看了一眼刘邦,低垂着眼,抿着嘴成一条直线。长长的睫毛在脸上投下一片阴影,也遮住了眼中透露出的悲切。
 
“不要! 子房你不要走好不好?”刘邦一听张良要走,便急忙起身跑去,拉住张良,扯入怀中,紧紧地抱着,好像要将张良融入自己的身体之中。
 
  张良也没挣扎,只是轻轻地抱着刘邦,半晌,才细微的只有两人才能听到的声音说了句:"不可能的。”

  “为什么不可能?孤可是一国之君,想留你一个张良怎么就不可能?”刘邦放开了张良,轻轻地捧起张良的脸,用修长的手指慢慢地抚摸勾勒着张良的五官,带着委屈的语气说道:“子房,答应我,留下来,好不好?”

  张良静静地看着刘邦,眼中带着为难与悲伤。本是想在此道别后放下执念一走了之,却还是被他这委屈恳求的话语给破了功。面对刘邦恳求的目光,张良垂下眼睑,微咬着下唇,像是做出什么决定般,缓缓开口:“刘邦,你明知……”
 
“我不知!”张良话还没说完便被刘邦打断。
 
“我不知!我不知!子房你留下来陪我好不好?好不好?”刘邦几乎是吼出这句话的,他的缕缕发丝凌乱地贴在脸上,眸中布上一层水汽,眼眶微红,整个面部都在诉说着难过。
 
  一声响雷将刘邦惊醒,手中张良的衣物被刘邦的泪水打湿,散乱的桌面,熄灭的蜡烛,冰冷的殿堂,哪还有张良的身影?
 
“张良呢!我的子房呢?他在哪!”刘邦已经疯了,瞪大的眼睛中布满了惊骇之色,因过度的情绪抒发而在脸颊覆上的一层薄薄汗水和眼角溢出的泪水混合在一块儿,掩住了视线。他跑去揪起门前侍卫的衣服,每一步都是踉跄的,手脚冰凉地体会不到一点儿的直觉。他感到麻木,朝侍卫大吼道,全没有了身为一国之君的模样。

“留……留侯大人在今天早晨就已经……已经……”侍卫慌忙答道,低着头眼中满是慌乱。

   刘邦一下子像是被触及到了禁忌,突然之间掐着侍卫的脖子,堵住他即将说出的字眼,眯着眼盯着侍卫狠狠道:“不想死赶紧滚!滚!”
 
刘邦松开了手,呵退了所有人,踉跄地坐在门口,看着这被风吹得满天飞舞的黄纸,风夹着雨滴吹到刘邦脸上,刘邦却不以为然,自顾自的看着眼前的场景,却惨然地笑了,眼圈泛红,哭着,亦分不清脸上究竟是泪水还是雨水。
天色依然像墨一样深沉,无鸟也无星,死寂一般独独笼罩着刘邦一人。恍然间,刘邦才想起张良想说的话。
 





“我明知,你已死去。”

你明知,我已死去。

跳槽转写文233✔我觉得我是亲妈

给哦尼酱的河图,剩一至尊宝没涂(๑˙ー˙๑)

我爱张良,我良世界第一可爱!